• Rebecca Leung

打工日誌|關於「老闆」的模樣

有想過,老闆的模樣應該是怎樣的呢?大概是很威嚴?嚴肅?刻板?令人肅然起敬?

又或者現實中的老闆,跟你心目中的又有什麼不一樣?


世界上沒有一堂課教人怎麼當老闆,也沒有既定的老闆形象,但普遍聽起來,這是一個「討人厭」的狠角色,絕對是電視電影橋段的「壞人」或是「惡魔」。無他的,大家立場不一樣,看的角度不一樣,說會有這麼極端的「印象」。



我是一個挑老闆來選工作的人,因為一家公司的老闆,也是決定公司文化跟成敗的關鍵。

從來不期待老闆會是一個「好人/Yes man」,因為我需要的不是一個好人角色(當然我會在意他是不是一個有品格的人),我也不期待他是一個完美的人,因為每個人都有他擅長跟不擅長的事情。而是我希望這個我跟隨的老闆,是一個值得學習的榜樣。選了公司老闆,就大概決定了接下來要學習的格局、處事跟思維。


曾經有幾次拒絕了挖角的邀請也是因為「老闆」的緣故,即使對方願意給雙倍薪水。因為眼前的「老闆」不一定是我的伯樂,又或者在他身上看不到我想跟隨或是學習的特質。


在職場久了,漸漸發現,不同年代或是公司規模的人對於「老闆」也有不同的看法。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又或者在大公司生存的人,對「老闆」 都是比較敬畏的,眼中的老闆說什麼都是王道真理,即使心裡不認同,還是會跟著做,畢竟公司是他的。大部分人跟老闆有一種遙遠的距離感,如果要跟老闆吃飯一定是避之則吉,甚至害怕跟老闆處於同一個空間之中。


可能是我比較反叛或是難搞的員工吧,所以我希望理解事情或者決策背後的目的 - 「為什麼是這樣做?」「我們在前往的方向是一致嗎?」。想不通的時候我還是會跑去尋根究底,我希望知道自己看事情的盲點,跟了解老闆的視野邏輯。才剛上班兩星期,我就嘗試去了解整個公司的商業邏輯,問了幾個同事都好像有不同的答案,所以我就照「我理解的」跟「可能性」的畫了三個圖,就直接跑去問老闆: 「欸,我們是做Amazon ,Walmart還是淘寶啊?」

「我知道公司本質是要賺錢,有更多利潤,如果這三個方法也可以達到的話,你希望是哪個?」

「我們的品牌價值是什麼啊?」

「除了賺利潤,你有什麼想我做的?」


那時的我就像一個每事問的小孩,遇著這樣難搞的角色,老闆必然會頭痛。但我問的所有目的,都是為了更有效地完成老闆交代的任務。而且,這些答案除了使我更容易摸索跟想像到要完成的使命並付諸實行之外,還減少了很多不揣摩錯老闆心思的溝通跟營運成本。


第一個月上班,發現很多同事有好多想法都不願表達,又或者很少把事情跟問題向老闆反映。

在討論的時候,我都直接問:「這個是老闆想要的哦?但會有這些問題不是嗎?他知道嗎?」

我也常開玩笑說:「他又不是什麼獅子老虎,為什麼你們都這麼怕他啊?」


吃了豹子膽的我,甚至會在老闆面前說:「欸,其實你是不是曾經做了什麼,大家都這麼怕你,不跟你說實話啊?」通常他都笑說:「我一直都很歡迎大家來我房間拍桌子啊。」




如果老闆處事不對,你會敢進諫嗎? 有一次我真的看不過眼他的處事不當,跑去他面前拍桌子。

那刻的我,也沒有想到老闆會不會惱羞成怒,一下把我辭退。不過,至少我就做了。

雖忠言逆耳,但我寧可當李斯,也不做趙高,但願以後的我繼續保有這種風骨。


離職那天我問他:「有沒有覺得我比當初長大了?」

「就像我看自己的女兒,永遠都是小孩啊。」


儘管我沒有常常坐在老闆旁或是跟他相處的時間也不算很長,私下也會常常抱怨跟白眼老闆的問題,但他也真的教會了這個黃毛丫頭好多事,是我的恩師跟伯樂。


世間上有很多不一樣的老闆,不過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貪心。不要問他們想要什麼,因為什麼都會想要:流量、品牌、新會員、舊客回頭率、盈收、毛利全都要。


About Me

© 2023 by Going Places.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White Facebook Icon
Join My Mailing List

工作地點不定,奉行「我的工作是旅行」,相信世界是我們去探索、解惑、學習、跌倒及成長的舞台,在一直出發的路上前進。

 

Read More